標籤 避免 下的所有文章

住院醫師訓練:清楚自己的定位 不要淹沒在工作裡

 

講者:蔡依橙 醫師

 

 

蔡依橙醫師準備施做介入性治療

 

 

台灣的住院醫師工作很重,容易讓一個年輕人昏天暗地,我的太陽能手錶,曾因三年缺乏長日照,修了三次,最後還是掛了。但是,我們一定要想辦法避免被工作擊潰,「自己的訓練自己顧」,如果想成為世界級的醫師,就要永遠保持世界級的視野。

 

 

高手寫的教科書很重要

 

在這個過程中,要再強調一次「教科書」的重要。以放射科來說,因為書又特別貴,我陸陸續續投資自己,大約一百萬台幣在買書上。我的想法是,不管是喜歡或不喜歡的次專科,反正都要跟他耗三個月了,不如就把他學好。

 

買世界級的「教科書」來讀,也是要避免另一個問題:很多時候,我們討厭一個次專科,是因為我們不喜歡做這個次專科的人,而不見得是我們討厭這個學問。所以,不要因為代理商不好,就開始學習的惡性循環,你可以直接買書,跟世界一流的大師學!

 

 

保持世界級的視野

 

買教科書的好處,也是避免我們把所看到的「醫院服務現況」,當成「世界醫療現況」,就像我很喜歡做介入性治療,但看了國際高手寫的教科書,才發現我們所做的,只是人家兩個 chapter 的內容:置管引流、肝癌拴塞。

 

其他全身各部位五花八門的技術,如:撐開血管、支架、套膜支架、注射各種藥物、局部注射治療、燒灼、冷凍、微波、血管內放射治療……等,因為給付以及部門的劃分與國外不同,施做較少。

 

在那個時候,我就感受到,世界一流的放射科醫師,是不被別人定義的,他們自己定義自己。想方設法的,去替患者解決問題,不會劃地自限。這也是後來我陸續研發許多新作法,解決各種疑難雜症的原因。

 

因為在訓練的過程中,我用各種次專科高手的教科書,給自己一個世界的視野,不會讓自己被反覆的工作吞噬,也不認為我只會做這些。「囚禁一個人的,是腦子,不是籠子。」但人很容易以為看到的東西就是世界,所以,必須用一個更大的框架,來看待忙碌的工作。

 

 

多參與國際會議

 

住院醫師時代的經歷,會影響你對這門學問的想像。所以,我一直非常建議住院醫師,應該選定一個自己最喜歡的國際會議去參加。喜歡科學性高有效率的,去美國的,喜歡人文關懷的,去歐洲

 

從住院醫師的第一天開始,就去了解自己學門的頂尖期刊是哪幾本?發行的學會叫什麼名字?每年的年會在哪裡辦?特色是什麼?想辦法投稿,投稿不成就請假去參加,自費去都划算,真的!在年輕時候看世界,很多觀察跟思考,會影響你一輩子

 

台灣的住院醫師,去參加國際會議,都會有點自卑,總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在這裡。這種妄自菲薄的心情一定要克服,當你醫學系畢業的那一天,你已經是個 MD,會場所有大師高手普通人,也跟你一樣是個 MD。我們在台灣被階級束縛久了,常常會感到害怕與放不開,在國外,千萬不要這樣想!

 

好好的去觀察:為什麼這麼多人來參加會議?他們來聽什麼?為什麼覺得休假來這邊花錢開會是值得的?國際學會怎麼安排課程?這樣好或不好?有創意嗎?這樣的概念為什麼台灣做不到?是沒有經費、還是不鼓勵創意?

 

讓自己成為一個世界級的醫師,那樣的野心跟視野,從住院醫師訓練的第一天開始。

 

 

臨床研究與發表工作坊

 

 

協助您的孩子找出屬於他自己的方向,並提早做上路的準備。

(Q&A) 如何避免「害怕小孩將來失敗」這種想法呢?

 

問:在台灣的產業結構不像瑞士,各行各業間的歧異非常巨大。「讓小孩隨性發展」就像摸彩, 萬一興趣以後沒辦法當飯吃,其結果不難想像。比如在台灣成為鐘錶匠的生活品質必定遠遠比不上瑞士,藝術家或作家除非超頂尖,其他大概都死在沙灘上,更不用提職業運動之類。正因為這樣的歧異(可能也是社會集體價值觀型塑所致),所以如果小孩能夠上醫科、電機, 就盡量鼓勵他朝那邊發展,避免落入許多行業收入微薄且不被尊重的結局,所以起源是「害怕小孩將來失敗」(因為這個社會有太多悲慘的實例)。我的問題是:如何避免這種想法呢?

 

答:(黃世宜)其實會有這種想法,是非常自然的。不但自然,甚至應該要讓孩子一同理解,在台灣選擇職業的嚴峻,然後跟孩子一起想辦法。千萬不要試圖壓抑這樣的擔憂,因為這是面對事實。

 

 

20140716_08

協助您的孩子找出屬於他自己的方向,並提早做上路的準備。

 

 

所以我的建議是:不要勉強自己避免這樣的想法,坦誠接受自己內心所有關於人性的感覺。只要是父母,都會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不受傷害的。然後,認識真相之後,把準備面對選擇的作戰時間拉長,並且,讓孩子一起參與這一項作戰。

 

以瑞士為例,坦白說,瑞士的父母也一樣看不開。在瑞士,醫師以及電機這兩個行業,也是屬於相對高薪並且社會地位受到尊重的階級。所以我觀察,在瑞士孩子面臨職業選擇時,瑞士父母也會面臨相同的喜悅驕傲或擔憂無奈,不見得比台灣父母看得開。

 

那麼瑞士父母是怎麼與孩子一起作戰的呢?

 

我觀察到,在瑞士,這一個「面對真相的作戰時間」是拉長的。換句話說,他們在孩子幼兒期,就已經放手讓他們摸索,接觸不同的興趣、遊戲、活動。到了小學階段,不僅僅是家長,包括學校,也會開始安排不同行業的訪問參觀活動,讓孩子們提早認識這個世界的多種行業和運作方式。這樣子,讓孩子本身有足夠的準備時間,可以一邊找自己的興趣,一邊思索自己的能力跟夢想之間的差距,也給家長有足夠的時間心理準備,陪伴孩子找到他自己的方向。

 

所以我給台灣父母的建議就是,「協助您的孩子找出屬於他自己的方向,並提早做上路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