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期間的醫院宿舍

(Q&A) 你想過什麼樣的人生呢?

 

問:請問你想過什麼樣的人生呢?人生中你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

 

答:(蔡依橙)近 20 年我所學會的,就是:

 

「其實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人生,除非我們去試、去找、去走。」

 

大學的我,非常徬徨,徬徨到每天都很憂鬱,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在作什麼。無聊的大堂課,為了點名才偶爾出席,直到參加社團當幹部、當社長,發現一群朋友,可以一起打造出全新的企劃,並完成他。

 

我以為這是我想要的,但很快的,大家都進醫院,朋友都離開社團了……。

 

實習期間的醫院宿舍

實習期間的宿舍,當年數位相機品質差,所以照片看起來比較雜亂 (咦)

 

進了醫院,才發現其實醫學頂有趣,我尤其喜歡北榮 combine meeting 時,胸腔放射科陳名聖主任與吳美翰醫師,看著片子就能知道患者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但又帶著謙虛風度的樣子,那時的我,拼命唸著 CXR 與 chest CT 的書,想當個 chest radiologist。

 

我以為這是我想要的,但很快的,我發現放射科的訓練什麼科都有,也不是只有 chest,就這樣沒日沒夜忙了四年,學了一堆知識技藝。

 

也因為這一連串的「隨波逐流」,我逐漸的從 chest radiology 走到 cardiovascular radiology;從獨當一面的主治醫師,變成領導科部 55 人的行政主管;從國際學者,變成微型創業的企業主。

 

住院醫師第三年時,與你一樣,我也曾有一樣的疑惑,於是,我寫信給一位我經常書信來往的學術偶像,「What’s the ultimate goal of life? What’s yours?」

 

平常學術的討論他都很快回覆。但這封他沒有回。我想,他也不知道答案吧……

 

十多年後的現在,你問我一樣的題目,我想給你的回答是:

 

人生,是 prospective 的。我們永遠不知道未來會多有趣,所以,用現在知道的事情,去定義「自己最想要的人生」、「自己最重視的事」,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Retrospective 來說,我認為「把事情作得好、作得漂亮、作得風情萬種」是我最想要的人生、也最重視的價值。只是,這答案是你問我後,我才想出來的。十年前的我,沒有這樣的概念。

 

 

講者文章列表:黃世宜謝宇程蔡依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