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

多元興趣與才能,將陷入「樣樣通樣樣鬆」困局?

 

講者:謝宇程 研究員

 

我曾經認為人生最好要一路正確地疊加,有什麼樣的興趣與才能,就依此為學習重點,以此為選擇未來學校和科系的依據。長輩不總是警告我們:「要專心一意,樣樣通樣樣鬆?」但我和 Mindy 老師訪談之後,徹底地重新思考了這件事。

 

「我從小就很喜歡美術,對音樂也很有感覺,高中畢業也順利考上台藝大美術系。但是當我去台藝大註冊的路上,發生了我人生第一次大迷路,非常驚慌害怕,當天就決定不讀台藝大了。後來,我憑學科考進了我其實不知道在做什麼的文化大學戲劇系。」

 

哎呀,這麼草率的決定,Mindy 的人生該糟了嗎?並沒有,為什麼呢?

 

戲院

學戲劇系,以後只能當導演或剪接師嗎?圖為西門町的戲院。

 

 

天分和興趣,是選擇的指導原則嗎?

 

當我訪問 Mindy 的時候,她是個活躍而廣受重視的藝術工作者。她有多重角色:影劇配樂創作者、音樂賞析作家、大學動畫系講師,而且長年在電子琴領域執教 – 這只是一部分。而她參與的每個角色,每項工作,每個領域,都讓她樂在其中。

 

事隔多年,回首她選擇科系時草率的決定,再和她後來的專業生涯相對照,我們發現許多值得討論的課題。首先,是 Mindy 本身的才能與學習背景。

 

Mindy 對於繪畫、影像、色彩,很早就有高度的熱愛。雖然她沒有讀美術班、第一次水果靜物畫被老師開玩笑說是「水果乾」,甚至因為家裡沒畫桌與畫板,常常跪在床上畫到雙腳全麻,但這些一點都沒有減低她對繪畫的喜好。

 

而在音樂方面,Mindy 相當有天賦。她學鋼琴的起步甚晚,也從來沒有讀過音樂班,但一遇到電子琴就相見恨晚,在國三那一年,幾乎想要全心投入電子琴。在大學的時候,Mindy 抱著「不可能得獎」的預期,參加了 Panasonic 舉辦的電子琴比賽,擊敗了一缸子音樂系學生,代表台灣到馬來西亞交流演奏。

 

有這樣的興趣和天分,主修美術和音樂才是「正途」,不這樣做就是浪費嗎?

 

配樂

各種舞台表演,都有配樂的需求。圖為表演場地附近捷運站中的演出戲碼海報。

 

 

歪路成正途,新開的窗原來是大門

 

但是,Mindy 進入戲劇系後,卻學得很快樂。她發現戲劇和音樂、美術一樣,都是一種表達方式,戲劇也有畫面,也有顏色,也有聲音和配樂,只是多了別的元素,例如台詞、表情、肢體、劇情、人物性格。誤打誤撞進入文化大學戲劇系,不但不是災難,反而是收獲豐富的一年。她回憶:在系上有動畫的、紀錄片的、劇場的大師,許多老師本人就是戲劇界的活歷史、活百科全書。

 

進入戲劇的領域,不但沒有讓 Mindy 在美術和音樂上的路斷掉,相反地,戲劇為她多開了許多門。她對於語言、空間、人身的表達與律動有了深刻的體會。甚至,戲劇成為美術和音樂這兩項專長的揉合點 — 在劇場和電影配樂之中,她要創造音響來烘托視覺,用節奏來深化劇情。Mindy 不但路更寬,而且她更獨特了。

 

 

樣樣通樣樣鬆,是該逃避的詛咒?

 

Mindy 的經歷,證明了人生的學習路途可以亂選嗎?倒不盡然。如果 Mindy 當年選了會計系、地政系,結果就不見得皆大歡喜。但是,Mindy 的例子讓我們了解,如果天賦和興趣都很明確了,我們要用畢生的力氣在同一個基座上不斷加高嗎?不見得。如果在年輕的歲月,可以用興趣與天賦為基礎,跨進一個相通的領域,也許是非常有價值。

 

此外,「樣樣通樣樣鬆」不見得是「多領域學習」需要擔心的詛咒。多領域的長才和能力本身就是一種優勢 – 請注意,它並不是一種簡單無機的數字概念:三大於二,二大於一。多領域的長才優勢,是一種有機複雜的化學概念:三個領域的知能化合後會產生全新的能力 – 讓人可以有更大的潛力進行綜合、溝通、接橋、創造。

 

所以,天賦與興趣,和人生選擇的關係,是這麼地複雜和巧妙。因為,人不但能創造藝術品,我們本身就是。

 

 

講者文章列表:黃世宜謝宇程蔡依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