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介紹 下的所有文章

那些醫學教育沒教的事

(Q&A) 如何在閱讀過程中避免垃圾資訊,接近事實、形成見解?

 

問:近年網路科技與各種媒體的發達,我們可以獲得事件各個片向的報導,但也同時被更多垃圾填塞,面對這些特性,我們該如何教育自己與小孩的識讀能力?以求接近事實或形成自己的見解?

 

答:(蔡依橙)人,是很容易受資訊來源影響的。

 

劉育志說的,一個雛妓你從小就跟他說,晚上接客十次很正常,他就會接受,長大也不會質疑老鴇。但如果這個雛妓,每天都可以去上學、去玩社團,他漸漸的就會發現,其實他的勞動條件是有問題的,而且,原來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職業,也能更有尊嚴的活在世界上。

 

這就是為什麼,北韓要箝制資訊,政府要箝制媒體,而衛生署與健保局很喜歡跟你說,其實世界各國都有 DRGs,讓你接受這個制度時,還有國際化的錯覺,欺負你忙,不會發現其他國家的給付跟內容,與我們的根本不同!

 

那些醫學教育沒教的事

 

所以,就為自己打造一個多面向的訊息來源吧。利用英國與中國的矛盾,我們看 BBC 中文網講亞洲,可以看到不同的立場。利用美國與中國的矛盾,我們看紐約時報中文版,可以看到意識型態的不同。

 

聽聽 TED 講理念,顛覆教育跟媒體帶給我們的奴性。聽聽 NPR Planet Money講「錢」,回頭思考台灣,什麼都要免費、說錢就是下流的文化,是否正確?

 

關於孩子的部分,建議在家人每次聊天出現疑問時,直接用手機 Google 回答,不管這問題多小、多無聊,例如這幾個最近孩子問我的問題:

 

 

藉由這個過程,我們用「身教」,教會孩子:靠自己就能解決問題,不要依賴權威,也不要相信爸媽永遠是對的。因為當他相信「爸媽」永遠是對的,他就會認為「老師」永遠是對的,就會認為「電視」永遠是對的,就會認為「政府」永遠是對的。

 

 

(Q&A) 我很好奇這個講堂生成的過程。

 

問:我很好奇這個講堂生成的過程。

 

答:(蔡依橙)果然是做歷史的,看事情都有縱深!XD

 

公開的部分,就如「設計概念」這邊所說的。但歷史專家如您來問,肯定沒辦法這樣打發 XD 以下分享一些我們當初企劃的歷史場景。

 

其實我們本來是想出書的,但現在的書市很險峻(請見:出書沒有你想的那麼好賺台灣出版業的前途出版社要有成為新媒體的自覺)。

 

如果做為大策略的一部分,只求傳播,不求賺錢,還可以當贈品送人,這樣的話不錯(如候選人、藝人、學者),但如果純在作者端考慮,會發現這是一個投資風險很大的領域。書局經營很辛苦,而盤商與出版社也有他們該賺的,加上退書成本、終端售價不高,一個剛起步的團隊,走這條路有點危險。

 

後來想出電子書,找上了 LeanPub平台,很喜歡他們家的低抽成(只抽 10% 作者保留九成),以及即時更新、隨時更新,連定價都可以更新的作法。但 markdown 寫作模式,對我們這種非技術出身的人有點困難,我真的試過,但放棄了。

 

有興趣研究 LeanPub 的朋友,可以參考 XDite 這篇:[電子出版] Rails 101 的兩年來的一些數據。為了深度理解這個平台,我買過 XDite 的電子書。

 

後來真是走投無路,無計可施。某一天,在處理網站的時候,忽然想到,我們可以用會員制的網站來處理,增加實體書沒辦法有的互動與更新,加上實體書一起發行,達到讓各位讀者在手機、平板、電腦、捷運通勤、高鐵上都能看的狀態。

 

在企劃微調的過程中,團隊也發現,這個新模式其實比較類似我們所辦的「小班課程」與「大型研討會」,而不像是傳統意義上的「書」,或者「電子書」。

 

EDU_Meed2014-236

 

所以,就有了《新思惟網路講堂:我們來談教育》。

 

回頭一想,這個問答,很有「史觀」討論況味呢!

 

 

研究型作家 謝宇程

謝宇程 研究員 簡介

 

 

研究型作家 謝宇程

 

 

具大量訪談經驗,深切感知台灣教育現況的研究型作家!

 

現職

 

研究型作家(教育趨勢與現況)

學與業小棧 站長

 

 

學經歷

 

芝加哥大學 社會科學碩士(政府與民間溝通機制研究:倫敦個案探討)

國立台灣大學 工商管理系 工業管理組

TEDxNTNU《教改,叫誰改?》演講

撰寫並出版《做自己的教育部長

台北市政府研考會 機要副研究員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內政組 助理研究員

 

 

簡介

 

曾經以為我可以依循大家都在走的路,靠著比別人更認真、更努力、更乖順,來換得平安、幸福、快樂的人生,但我後來發現這件事在我身上不會發生。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普通,和別人只有一點點不一樣。但最後,我發現那一點點不一樣,無可迴避地決定了我生命的一切,那一點點不一樣的部分是:我堅持,我們值得一個更適合人類的生活。

 

一個更適合人類的生活,依我們的努力程度,聰明程度,早就應該可以達到。但是我們也許錯認了目標,也許錯用了方法,我們的努力自相抵消,我們的聰明用於虛耗。我們如今,多少人厭惡自己的人生、對這個社會悲觀,感到這個人生對不起自己所受的苦楚。

 

現在我正在努力,透過寫作或演講的方式,將許多知識和想法傳遞給讀者。寫作和演講的事業,是從這個世界當中開採知識的礦藏,提煉與鍛造之後,打造成清晰的樣貌、製作成方便的款式,讓人們運用在人生之中。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事業。

 

現在,我優先投入的題材,是關於兩種「業」的關係。一種是「學業」,一種是「產業、企業、商業、事業、專業」。我愈來愈意識到,「事業、專業」決定了個人的悲喜,「產業、企業、商業」則決定了群體的禍福。

 

然而,我們的「學業」,該如何為我們個人的「事業、專業」打底,有沒有為「產業、企業、商業」鋪建基礎?我們愈來愈感覺,比成績和爭名次,不見得是我們最好的「學業」模式,但是,什麼才是?這是我現在所經營的主要課題。

 

我之所以會投入這個議題的研究,原因很多。在我未來將寫、已經寫過的文字中已經提過不少,簡單陳述如下:

 

1. 家長和學生對學習與生涯的規劃,往往抱持輕忽的態度

 

在台灣,有不少家庭和學生,在選擇學習的內容和方法時抱持輕忽的態度,我們比較少思考「什麼是該學的?」,比較常思考「什麼是會考的?」「學什麼有助於我的名次和升學競爭?」。

 

2. 輕忽學習與生涯的規劃,似乎沒有明顯改善

 

這幾年,官方、媒體、民間意見領袖,都指出了過往盲目競爭的受教模式是不理想的。然而,我們卻沒有普遍地看到家長和學生拿回他們自主規劃的權力,反而是更高程度的放棄。

 

3. 輕忽學習與生涯的規劃,是教育體系改善的關卡

 

如果父母和學生,判斷和選擇的方式沒有改變,將是教育改革的最大障礙。如果我們繼續花大量的時間和資源在教育上,只是為了盲目地、不顧學生特質與世界實況,將擠入某個學歷窄門視為教育目標,所有的升學制度改變,很有可能只是讓教育換一種方式被扭曲。父母和學生,看起來沒有權力和責任,其實大權在握、責任重大,因為每個人的生涯,說到底還是由自己決定的。

 

4. 年輕人該以終為始,及早為自己的人生進行思考與準備

 

事業、專業、企業、產業的面貌複雜,愈來愈複雜,而且不斷變化。學生愈早了解「業」的世界,和「學」的世界有所不同,愈早了解「業」的世界的多樣性,可能性,學生將會愈早開始對未來,進行比較準確的選擇與預備。年輕階段的時間、心力、資源有限,家長和學生該怎麼思考,如何行動,值得更多細緻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