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思考 下的所有文章

世界的進步,靠的是每個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各盡本分。

 

作者:中心診所 林禹喬 醫師

 

 

MEPA_20150207-450

 

 

被諾羅病毒摧殘許久的軀體,旁邊還有半夜發燒的小兒,一直惦記著新思惟的心得還沒交,終於在期限前的最後兩小時,掙扎出最後一點能量(想著一個字值一元)

 

 

認真地讓自己成為一個值得學習的榜樣

 

許多文章我都反覆再三咀嚼,比我看過的許多育兒書其實更深刻,也更實際。謝宇程老師所寫的富裕家庭子弟面臨的挑戰系列文章,是我常常重讀的部分。

 

原來在小孩成長的過程當中,金錢、出國等物質資源,所發揮的影響遠比我想像得來得少,或甚至很有可能是反作用。父母的引導方向、相處模式、以及認真地讓自己成為一個值得學習的榜樣,反而是更重要的事。(這段很容易讓我憶及某市長落選人然後靜默片刻…..

 

「當醫生或當畫家?別太小看你自己的小孩了!也許你的小孩會在影響人類文明數百年的這一代扮演重要角色呢?」

 

這種思想壯遊非常打動我。這兩年接觸新思惟開闊眼界之後,了解接下來的世界是過去幾十年完全無法比擬的,遠遠更加劇烈而不定,未來學家稱之為棋盤的下半場。若以現在的眼光來替小孩規劃未來,很容易就流於侷限在自己短淺狹窄的智識之內,做出過於保守而且不合時宜的建議。

 

閱讀更多 »

期待新思惟發展成為臺灣的專家問答網站領導品牌

 

作者:台南醫院 精神科 唐嘉宏 醫師

 

 

GRSP_20141221_080

 

 

人生只有一次,何不勇敢地追求興趣和現實的結合,去找自己的方向。

 

蔡依橙在「談教育」當中書寫的文章內容,其實跟他的演講、上課、其他部落格文章,都具有一貫性、延續性。一句話概括:追求極限。

 

他說「把事情做得風情萬種」是他最想要的人生。所以他來談教育,尤其是自我教育,基本上是在談,如何追求「自我潛能的最大發揮」。

 

大學時期,自己找資源去接軌更完整的大學教育和演練機會;實習醫師時期,追求最大化理解現代醫學的架構;住院醫師時期,學習該學科世界級的視野;自學時期,對新領域又要精通又要快速追上;最後無法滿足於現有的職業型態時,就自學創業。(除了沒有把野心放到外太空以外,我看地球上的極限他都想去碰一碰,譬如測試 dropbox 的極限

 

閱讀更多 »

(Q&A) 如何避免成為一位失敗的醫師?

 

問:如何避免成為一位失敗的醫師?(26歲 男 PGY)

 

答:(蔡依橙)施主您好,回答這問題前,咱們得先定義「什麼是失敗的醫師」:

 

 

超困難 PTCD 評估中。

超困難 PTCD 評估中。

 

 

失敗的定義……

 

  • 是臨床能力不行,開藥完全不照 guideline,或是劑量不對、種類不對,卻仍有大量死忠病人,業績不贅的臨床醫師嗎?
  • 是開刀手藝極差,但很懂得操弄患者家屬情緒,即使併發症與死亡率高,感謝花籃不斷的外科醫師嗎?
  • 是生對時代,又有背景,所以擔任主任數十年,呼風喚雨,卻延誤了科內發展的前輩嗎?
  • 是因為沒有研究、不學無術,所以被主管趕出醫學中心,只好變成看感冒的開業醫?幾年後,成長為一個月一萬張,旗下員工甚眾的聯合診所負責人嗎?
  • 是教學、研究、醫療均出色,對患者無微不至,卻疏於照顧家庭,親子關係惡劣、夫妻形同陌路的專業醫師嗎?

 

 

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人生,是很多面向的。成功與失敗,不是一條線的兩端,而更像是一個多次元、多維度的綜合評估。

 

我們重視那些維度,就決定了專屬於自己的「成功與失敗定義」。在您心中,一定有「成功醫師」的典型,也有「失敗醫師」的典型。當您有這樣的典範在心中時,其實也就知道該怎麼去避免自己走向失敗了。

 

最近看到一篇很棒的文章,對現在的您應該會有幫助,與您分享:看五年、想三年、認真做好一兩年 (何飛鵬)。

 

 

繪圖

哈佛畢業生分享:美國首善中學教育,強調比標準化知識更重要的東西

 

講者:謝宇程 研究員

 

ychsieh-01-03-2

 

Alan 十歲左右時候舉家移民到美國,後來就讀紐約最好的中學之一 (南圭臬中學),哈佛畢業後,再進入哥倫比亞醫學院。我和他見了一面,談他在中學的時候看到的教育,和台灣有什麼不一樣之處。

 

他最後有一個感嘆:台灣重視標準答案而不重視思考。我問他,為何這麼說?以下是他的回答:

 

 

家長和校方合作形成良好生態系 公立學校也能頂尖

 

有人說美國的教育,一定要讀私立才好,其實不一定。Alan 一路就讀的是公立學校。雖然這是父母精挑細選的學校,可以說是全美公立學校之中最好的公立中學之一,但這一些學校的家長,不見得都是富商巨賈。Alan 注意到,這些父母的共同點不是收入,而是他們都重視兒女的教育。

 

這些家庭的兒女,普遍有高品質的早年學習經驗。父母在孩子學習出現瓶頸、墮後的時候,會和孩子一起找方法克服,或向師長求助。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生的素質相當整齊,也有相當良好的學習氣氛和風氣。大部分家長會尊重老師的教學,且積極配合。

 

 

很早就用學思想的方式經營教育 而非學知識

 

幾乎可以說是從小學開始,Alan 受的教育,就不是機械式的算數、寫字、背知識。他們的英文課程,在教學生看懂課文之後,重點就不是背單字。課文不是學單字的載具,而是練習思考的材料。例如,課文中寫了「瑪莉和朋友因故吵架」,老師會帶同學思考,為什麼瑪莉要吵架,這樣對嗎,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哪個方法更好……。這樣的情況,發生在每一個課堂。

 

聽課

在某明星高中的課堂一景:台灣還是習慣老師講、學生聽的單向教育,即使是在明星高中。

 

Alan 回想,在小時候剛到美國的時候,感到兩邊的教學確實有很大的差異。在台灣,教學注重的是重複、熟練、具體知識、正確答案。而他到美國之後,發現老師最重視的是學生的思考。

 

 

沒有對錯 自由創造本身就是重要的學習內容

 

在南圭臬中學,上課時充滿了沒有答案的開放式問題,用各式各樣的方式發揮想像、思考、創造。例如,上英文課的作業會是「你想寫什麼樣的書?」上藝術課的作業會是「畫一則政治漫畫」。當然,當週的課程主題,就會是政治漫畫的賞析。上音樂課,學生的作業不只是「學唱歌」,而是「作曲」。

 

通常,這些自由創作的課程是不會有分數的。學生自由地發表他們的創造成果,老師和同學會提供回饋建議,彼此互相觀摩,砥礪彼此做得更好。

 

繪圖

在誠品信義店一個自由繪畫空間所拍到的一張圖,是某讀者自發作畫和其他讀者分享的創作,這樣的機會,也許該多給學生一些。

 

 

師生平等討論,課後學生主動求助是常態

 

在課程之中,學生或有不懂,或有不同看法,表達出來是非常正常的。在下課之後,學生去辦公室找老師討論課程內容,也是非常正常的。也因此,並不真的存在制度性的「課輔班」。

 

學生都對自己負責,當他們認為自己上課沒有聽懂,自己也沒有弄懂,就會和老師討論。若有必要,就在下課後與老師約時間。不是請老師重述一次上課內容,而是學生提問,說出自己的想法,提出疑惑的癥結點。

 

這樣的補救教學模式,是在自然而然之中發生,也比較不會發生標籤化學生的問題。

 

 

think

(Q&A) 退學──我最好的文憑

 

問:可以請黃老師再多分享一些,被退學時的心情和轉折嗎? (35歲 男 醫院核醫科主任)

 

答:(黃世宜)我總是說,退學是我最好的文憑

 

 

退學,才讓我學會自己思考。

 

think

 

因為,我所讀過的任何一個學校,拿到的任何一個學位,都無法教我怎麼面對挫折,都無法讓我學到怎樣在困境中仍能聽從自己的心意,找出痛快求生的方法。

 

只有被台大退學這一件事,讓我真正學到了為自己思考,無論何時都要保持信心與勇氣。

 

 

退學以前:聽話的好孩子

 

在退學以前,我是一個跟隨社會潮流、規矩聽話的好孩子。國高中認真讀書,只為了滿足社會普遍的期待與讚美,以及為了贏得同儕之間的競爭。在退學之前,我再怎麼努力,也是為了別人,從來沒有去想過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從來沒有想過要怎麼痛快經營一個屬於自己的快樂人生。

 

book

 

 

跟著大家的眼光走 = 幸福?

 

我高中讀的是台中女中社會組,而且成績不差。於是,在一次又一次大小考試中,當時的我陷入追求成績排行的漩渦,並為此深深迷醉。這是一種毒癮,更是一種幻覺,覺得自己只要跟著大家的眼光走,就應該可以得到幸福。也因此,明明一直都喜歡語文的我,違背了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拿著大學聯考的成績單,志得意滿填寫了臺大前面的法商熱門志願。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進入了臺大會計系,一個我根本從來沒想過的職業跟科系。

 

 

痛苦無趣,開始放棄。

 

進入臺大會計系之後,所有的必修科目都讓我感到萬分痛苦與無趣。在現實生活中,我連自己的錢包都理不好了,更何況是做帳?就這樣,我開始翹課,考試也完全放棄,還記得好幾個主科連十分都不到,而六十分才算及格。在最灰暗的日子,說也奇怪,我也並不感到傷心也不焦慮失措,整個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沒有任何感覺,連痛苦都不知道是什麼,直到收到超過二分之一以上學分不及格的退學通知單,那一天。

 

還記得收到退學通知那一天,是我爸爸出去接的信。那是一個陽光熾烈的午後,在屋內的我其實遠遠已經聽見郵差接近的摩托車聲音,但我就在等待著這一刻。是掛號信。我聽見我爸爸走出去,然後在屋內的我聽見好大一聲慘叫。

 

「黃世宜!你給我出來!」

 

就在屋外,熱辣辣白花花的陽光下,我爸爸打了我一大耳光,然後把退學通知書摔在我臉上。

 

「退學!什麼叫做丟臉!這就叫丟臉!你丟我的臉!」又是一耳光。

 

那是我第一次真實感受到什麼叫做痛快。

 

 

有代價卻很值得:重新開始,做自己

 

20141007-04-3

 

在陽光下被父親甩耳光的經歷,突然間被打那一刻,讓我意識到我終於脫離了會計系那個大牢籠,人生又重新有了機會,可以做回我自己真的想做的事!雖然被打被罵被社會唾棄,但是突然間好高興,我過去所有的感覺又重新鮮活了起來,因為我又重新開始感覺到不被理解的痛苦,又重新感受到不被理解的快樂。是那一種做自己,只屬於自己,只有自己知道的那一種痛苦與那一種快樂。

 

所以我說,被臺大會計退學,是我最珍貴的文憑, 我之所以現在有幸能發揮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做自己真正喜愛的工作,完全多虧著曾經痛快地,被退學過。

 

因為這一個挫折,我終於懂得,人生能痛快地做自己,是必須付出代價的,但那個代價卻又是值得的。所謂痛快,就是痛苦著,同時也快樂著。